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99章 睡凉炕(求收藏)(1/2)

    傻小子睡凉炕,全凭火力壮。

    东北有很多像这样流传很广的顺口溜,什么四大红四大绿,四大喜四大悲,四大苦四大累,其中有个四大伤,指对身体伤害非常大的四件事,其中之一就是睡凉炕。

    炕是东北西北寒带地区的特产,其实质是农村地区用来取暖的生活设施,事实上炕是和地面连接在一起的,如果不烧火的话,和直接睡在地上没有任何区别,冬天地表一二米都是冻土,可以想像那滋味儿。

    那就是用身体来温暖地球。

    下午那会儿在店里和夏姐说了几句话,两个人在店门口玩了一会儿摔炮划炮就到了四点半了,夏姐要接孩子就走了,夏茂盛领着小伟用店里的煤炉子炖了点菜,两个人吃了一口,他就去他姑姑家了,小伟一个人等在店里,那真是越等心越冷啊。

    没办法,他就撕了一些纸壳箱铺在炕上,然后把炕上的被子铺在纸壳上,脱了鞋钻到被子里。

    这一等就是半夜十一点过,其间迷迷糊糊睡了两觉,都是被冻醒的,真遭了罪了。

    眼瞅着十二点了,外面门一响,夏茂盛笑嘻嘻的呵着手跑了进来,说:“遇着我对像咧,到她那呆了一会儿,咱们怎么弄?是出去找店还是就睡这儿?”

    小伟斜了他一眼说:“这会有开的店吗?”这和小伟老家一样,一个小县城,又不是什么风景名胜,也就是没有外来人流,一到八九点钟基本上就净了街了,别说找店,找人都找不着。

    夏茂盛嘿嘿笑了几声,揭开小伟铺在下面的被子看了看说:“纸壳不行,起来来,铺点木板好点。我烧点热水。”

    小伟从刚有了点热气的被窝里爬出来,把被整个卷在一起卷成一个卷,这样热量跑的慢些,然后穿鞋下地。

    来到外间,炉子早就灭了,夏茂盛到墙角去找了找,拿了几根劈材过来放到炉子里,用油纸引火,弄了半天火才烧起来,有了火,感觉屋里暖和了一些。

    坐了一茶壶水在炉子上,两个人抄着手坐在炉子边上抽烟,夏茂盛说:“我姑今天回家晚了,说完事我走的时候就快十点了,这不是两个月没见了嘛,我就到我对像那块儿呆了一会儿,别生气啊。”

    小伟笑着说:“这生啥气啊,反正冻死在这你给收尸就行了。”

    夏茂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嗫嗫了半天说:“行啦,我不对,下次请你吃饭,中不?”

    小伟借着火光打量了一下屋里说:“你姐这店挣钱不?我怎么感觉这么乱呢。”

    夏茂盛拿铁钩子捅着炉火说:“主要给学校和政府采购一些东西,指零卖能有几个钱,那得喝西北风去,一个学生一学期也花不到五块钱,俺们这虽然叫市,其实就一个县城,还是穷县城,要是没有矿务局就完全是农村。”

    小伟说:“矿务局那么大,我看好多厂子设备的,怎么可能穷?”

    夏茂盛笑了,说:“忘了你没出过门了。矿务局不归市里管,他级别比我姑还高咧,只是矿在这,县里没钱的。就像你们那,杯钢,包括安钢,都是国家的,地方管不着,也没钱拿。”

    小伟说:“那工人都生活在这,工资不花啊?钱还不是留下了?”

    夏茂盛摇了摇头说:“地方太小了,买卖干不起来,你看这街上有几个人,都去锦州了,这去锦州方便,买衣买鞋买房买电器,全到锦州,这地方再怎么弄也不可能赶上那边啊。你们杯溪,李光钊他们抚舜,安赛军他们辽洋其实都是这样,有钱的都到奉天花了,只不过你们那边地方大人多,总能留下点。俺们这太小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