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97章 南票(新卷求支持)(1/2)

    长途车顶着北风行驶在一望无垠的旷野上,车窗的玻璃随着车身的震动不停的发出响声。玻璃上蒙着一屋呵气,靠窗坐着的人不时的伸手在呵气上擦出一块来,以方便能看清外面的景色。

    车外一眼望去,高远的蓝天下一片茫茫的白色,中间掺杂着野草尸体的枯黄,这里一丛,那里一丛,不时的把平整的雪地拱起几个包。偶或有哪里露出一块土地来,那一抹黑色在这个时候显得无比的浓烈。

    大地,田园,房屋,全都掩盖在大雪下面。

    公路也失去了明显的边界,路过的村庄在视界中只剩下了几栋半埋在雪中的矮房,使劲的向远处眺望,没有人影,连动物都没有,仿佛这辆车行驶在一个空旷未知的世界之中,孤独的前行。

    远处的山坡上松林黑漆漆的,小径在漆黑如墨的山林中间,像一条刺眼的白线串来绕去,一直与山巅分辩不出雪色或者天色的混沌连接在一起。

    路边会有河,这会河水都凝结成了一片坚硬的壳,透着一股青色,在没有一点精神的太阳下反射出一片耀眼的光,河两岸是隆起的雪堆,形成两知弯弯曲曲的界线,消失在远处的白色之中。

    小伟收回目光,活动了一下久坐僵硬的身体,跺了几下脚。

    车里人多,而且有暖气,并不是十分冷,从窗缝里透过来的冷风反到让弊闷的车厢里多了几分清爽,不过脚下就不行了,薄薄的车底板抵挡不了外面的严寒,凉气顺着脚顽强的往人的身躯上爬着。

    拍了拍坐在身边仰着脸睡得正香的夏茂盛:“老夏,还要多久能到啊?”

    夏茂盛迷糊的睁开眼睛,看了小伟一眼,又扭头看了看车外,说:“快了。”又闭上了眼睛。

    这一路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句快了,小伟叹了口气,继续无聊的看着窗外,他也想睡可是睡不着啊,坐车能睡觉也是一种幸福啊。

    北票是辽东省朝洋市下辖的县级市,地处阜新锦州和赤峰三地之间,古称川州,是辽东这边比较出名的产煤区,1901年开矿,盛产炼焦煤,和大部分产煤区一样,现在煤矿早已经关闭。

    这个时代这边的交通还不是很方便,还是一个相对闭塞的地区,和奉天没有直达车。

    这边也算是山区了,只是因为处在辽河平原的边上,山势不算大。客车摇了摇啊,又摇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路边的人家开始密集起来,也能看到走动的行人了,鸡牛狗猪的身影也亲切的出现,路边还能不时的看见有着巨大后轮的拖拉机。

    当车终于使出了最后一点力气,吭哧吭哧的抖动着停下的时候,已经来到一个小伟完全陌生的地方,几栋水泥楼,一眼看出去全是宽大的平房,烟囱上飘着淡淡的烟气。

    捅醒还在睡的夏茂盛,夏茂盛打了个哈欠抻着懒腰往窗外看,说:“挺快呀,到南票咧。”

    南票是HLD市的下辖区,HLD市是原JZ市的锦西县。南票和北票的地名始源于我大清乾隆时期,当时往辽西发了两张龙票,也就是那时候的煤业采矿证,一南一北,由此得名。

    下了客车,呼着白气,一边看着白色大地上这一片黑色小城,一边活动着僵硬的腿脚,身边夏茂盛张着大嘴抻了个夸张的懒腰,揉了揉眼睛问:“吃饭不?在这块儿吃还是回去再吃?”

    小伟问:“还有多远?”

    夏茂盛说:“没多远了,坐小火车一个半小时。”

    小伟呆了一下,看着夏茂盛说:“我操,你家是住在山洞里吗?怎么这么远啊?还不能直达。”

    从奉天出来走辽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