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2章 班车(1/3)

    黄土路。

    顺着山势婉延曲折起伏的黄土路,一辆牛车宽,路面上深深的车辙里生长着车前草,在山风里轻轻的舞动着,路中露出土面的石头静静的看着天空。路两侧是黑森森的松林,一侧是普通松树,棕色黑色的松针铺满林底,另一侧是果松,长的要稀疏一些,林子里有人行走踩出来的小路,扭扭曲曲的,路旁有些矮草,几朵小花占缀其间。

    这里是辽东,辽东半岛的山区,这里有个莫名其妙的地名,蜂蜜砬子。

    从蜂蜜砬子顺这条土路往前走十几公里,叫头道河子,往后走二十来公里,叫二道沟。国防公路远远的经过这片贫瘠的土地,每天有一趟从市里过来开往县里的班车,上午过去,下午回来,顺着国防路扬起漫天尘沙的开过。蜂蜜砬子村的人无论是要去市里或是县里,都要顺着土路走上一个半小时,翻过一高一矮两座山头,然后站在路边等。班车并没有十分固定的时间,每两天相差个半小时到达这里都算是准点的。

    盛夏八月,大太阳挂在头顶,正是正晌午,一天里最热的时候。

    几个穿着已经看不出颜色的中山装或者汉衫,脚上穿着农田鞋的中年人蹲在国防路边,抽着旱烟唠着闲嗑,几个人身边堆着大包小裹的东西,塑料袋,布口袋,旅行包,编织袋应有尽有。

    在几个中年人不远处,蹲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剪着个锅盖头,穿着已经全黄的白色挎蓝背心,土布裤子,也蹬着一双农田鞋,鞋已经很旧了,侧边已经磨破了,翻着毛茬。

    “小伟啊,你这是去县里啊?去嘎哈?正好你空手,一会车来了帮我递包啊。”一个中年人举着满是烟油的烟袋锅子,冲蹲在那里拿着草棍逗蚂蚁的半大小子喊。

    小伟抬头瞅着说话的中年人,笑着点点头,露出一口不是很整齐的牙,说:“行。我就没事干去看看,四叔你去县里嘎哈?看我艳姐啊?”

    四叔在路边刷着一米高**的槐树干上轻轻磕了磕烟袋锅,用枯黄的,布满老茧的手从系在腰间的布袋里捏了些烟叶出来按到烟袋锅里,说:“嗯,看看小艳,要生了,给送点东西过去。”

    小伟说:“谁摊上四叔你这样的老丈人可真享福了,闺女嫁出去了还管,还跑这么老远给送这么多东西。”

    四叔摇了摇头,看了看身边的大包小裹,说:“没法子,小丰家比俺家条件还差,老子没了,就一个老娘带个妹妹。再说了,这分到县里去了,虽然名好听,可就那三十来块钱死工资能干啥?也没个地种,一家人呢,这小艳就要生了,不管咋整?”

    小伟笑了笑,没接话茬,问:“四叔,艳姐家姐夫是在农机局是不?”

    四叔脸上流露出骄傲的表情,马上吸了吸鼻子掩饰过去,点头说:“嗯,那小子还成,从部队回来被领导相中了,给分农机局上班,其实也没啥,不都一样吃口饭嘛。”

    边上几个一起抽烟的中年人纷纷夸赞起四叔的姑爷子来,四叔黑黢黢的脸上放着光,言不由衷的谦虚着。

    这是1988年,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十年头,农村已经包产到户分田分地,城里百废俱兴。

    这个时候,农村和城市的差距已经拉开,吃皇粮已经是非常高大上的令人羡慕的职业,农民已经沦为城里人嘴里的土包子,全国上下商业发展进入快车道,物资供应丰富充足。

    刘挎子磕了磕烟袋,把烟袋往装旱烟叶的布口袋上缠了缠,往裤腰里一别,呲着一口满是烟渍的黄牙在一边搭话:“那能一样嘛,小丰这是吃了皇粮了,那将来得有大出息,等将来成了局长,老四你可就牛大发了,到时候这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