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九章努力成为一个贱人(1/3)

    第九章努力成为一个贱人

    云琅瞅瞅自己满是泥巴的手笑了起来,经常做一些出乎太宰预料的事情对两人以后长时间相处好处很大。

    炉子弄好了,下一步自然是烘烤,然后再保温,要不然炉子会炸掉的。

    太宰眼看着云琅用胶泥条一圈圈的盘绕弄出一个奇怪的炉子很是惊讶,他的手艺非常的娴熟,就像是经常干这些活计一般。

    云琅忙碌了一整夜,太宰看到他出去了无数次,直到天亮,才倒在竹简上沉沉的睡去。

    太宰起来的很早,坐在火塘边上用刀子削木牍,最近因为云琅来了,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记录。

    赤着脚站在冰冷的石头上,会让人发疯,云琅用两块狼皮包裹着脚丫子,依旧冻得瑟瑟发抖。

    被草木灰完全覆盖的炉子被他扒拉出来之后,心情才变得好一些。

    炉子烧制的很好,没有裂纹,内腔不大,对云琅来说足够了。

    毕竟,他只想要打造一把小刀跟几柄锥子,如果可能,他还想打造出一把合用的菜刀。

    在太宰的帮助下,云琅将砧铁安放在一个粗大的木头墩子上,高低很合适他现在的身材。

    烧炭的窑冷却的时间已经足够,打开之后里面依旧有热浪喷出来。

    怪不得老虎跟母鹿这几天都喜欢趴在炭窑上方过夜。

    眼看着云琅烧成了木炭,太宰长叹一声,取出一块成型的木炭对云琅道:“百工精妙,于国家大有裨益,这是人人皆知的道理。

    当年,我大秦百工皆受制于国,大良造以十六级上爵署理百工,不能说不看重百工。

    只可惜,操持百工者多为家奴,尔一旦接替我太宰,将跻身爵位第九级五大夫,再摆弄这些贱业,将获罪于左庶长,更会招来他人耻笑。”

    云琅一面开始往炉子里添加木炭,一边笑道:“我现在需要一双鞋子,在制作鞋子之前,我先要弄一柄合适的锥子。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您面前,我无所顾忌,只要过的舒服,干什么都成。”

    太宰再次叹口气道:“老夫担心的就是你这种得过且过的性子。

    士大夫乃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哪怕是一瓢饮一箪食,也当恪守风范,虽死不改初衷。

    没有这样的决心,即便是位列彻侯也不过是沐猴而冠罢了。”

    云琅看看自己黑乎乎的手,再看看衣着破烂的太宰,他没有看出两者有什么差别。

    “饿死也不能丢弃士大夫的尊严吗?”

    “首阳山上有先贤。”

    “渴不饮盗泉止水?”

    “胡说,我大秦以法立国,从父子兄弟姐妹,不准同睡在一个炕上直到全国使用统一的尺寸升、斗、斤、两。

    再到十家编一组,相互监督一家犯法,隐匿不报九户连坐。

    再到从事垦荒者,九年不收田赋,耕田织布特别好的,积存粮食多的免除税务和劳役。

    人际间争执,诉诸官府,禁止私人决斗,对敌作战,以斩首多少论等赏赐;必须作战有功才能升迁,贵族商人,若是没有战功,不能担任政府官员。

    每一样,每一种都有法可依,人人遵从律法行事,奴隶以百工糊口,士大夫以为国谏言,统御牧民为生,各行其道,不得稍有僭越。

    孔丘之言,不过一家之念,不可全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