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六十八章天下鹰犬(1/3)

    第六十八章天下鹰犬

    荒原中被平整出来了大片的平地,仆役们拉着飞锤夯地,巨大的砸夯声与劳动号子声让松林里的鸟雀全部都搬离了,以至于云琅在清晨再也听不见清脆的鸟鸣声。

    人多的好处就是野兽不敢来了。

    这是一个进退的问题。

    原本在荒原上晃荡的野猪不见了,藏在草丛里的豹子也不见了,至于聪慧的狼群,它们走的更远。

    饥饿的仆役们在荒原上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放进瓦罐里面煮,即便是敏捷的田鼠他们都不放过。

    刘颖在建造庄园上投入很大,他对云琅是大方的,对那些干活的仆役跟工匠却是吝啬的。

    云琅看到了那些工匠们的生活状况,却只能袖手旁观,突兀的当好人的结果,就是成为最终的坏蛋,云琅干脆不理不睬。

    哪怕这座庄园最后成为血泪庄园,也不是他的错,庄园里的冤魂即便是要索命,也只能去找刘颖而不是他。

    不论刘颖是不是一个贪婪的人,不得不让云琅佩服,他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

    工程进度很快,平地上堆满了砖瓦,木料,就连高处的水库,也初见雏形,一尺宽,半尺厚一米长的麻条石已经把山涧围堵起来,留给水车转动的水槽也单独分列出来了,只要堵上水口子,再把麻条石的背面堆上土,夯实之后,山溪的水流就只能从水车水槽里向下流。

    到时候汹涌的溪水会在这条百米长的水槽上带动水车旋转,也会带动水磨工作,如果可能的话,云琅还想在上面修建一座水力冲压机。

    水槽的尽头,还有一个类似千斤闸的装置,用绞盘固定,不论是提升千斤闸,还是放下,都很方便。

    山洪来的时候就把水闸全部打开泄洪,水量不足的时候又能放下水闸蓄水。

    水车跟水磨才是庄园中最重要的东西,在这方面,刘颖堪称下了大本钱。

    在水车,水磨还没有开始转动产生效益之前,云琅哪里都去不了。

    每天早上,云琅都会坐在院子里闭目沉思一阵子,归纳一下这几日的得失。

    这是一个很好的习惯,有助于培养缜密的思维,以前的时候可以马虎,现在可不敢偷懒,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干的事情远比以前干的事情危险的多。

    云琅沉思的时候也是这个古朴的院子最美的时候,一个白衣少年跪坐在毡子上,身边有冒着蒸汽的水壶,面前有高高的竹简,还有喝剩下的残茶,斑驳的阳光落在身上,有些落在他乌黑的头发上,如同一幅静态的画。

    这个时候也是院子最安静的时候,丑庸最喜欢看小郎思考的样子,觉得他像神仙。

    昨晚,太宰来过,所谓的来过,也不过是来到附近,一枝羽箭带着一片帛书飞进了屋子,箭头是被折断的,帛书里的内容让云琅感到全身暖和。

    太宰不希望云琅冒险,嘱咐他一旦发现事情不对,就立刻逃离,他会在松林里接应。

    云琅固执的拒绝了,这是他唯一能够把始皇陵买下来的机会,一旦错过,此生无望。

    两天前拒绝了小黄门,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伪帝刘彻的冷漠,让他对这个世界有些失望。

    而丑庸跟小虫表露出来的痛苦,又让云琅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希望。

    这两种感觉是矛盾的,是冲突的,甚至是荒谬的,一会温暖,一会冰冷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像一个精神分裂者。

    等待的感觉不好,这等于把选择权交给了对方,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