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四十四章我是冤枉的(1/3)

    第四十四章我是冤枉的

    看完热闹,有没有钱好拿,云琅只好重新回到房间,继续看自己没看完的《左传》。

    《左传》相传是春秋末年鲁国的左丘明为《春秋》做注解的一部史书,与《公羊传》、《谷梁传》合称“春秋三传”

    云琅想要理解《春秋》就必须先从《左传》开始,即便这本书是《春秋》的简读版,云琅依旧看的很艰难。

    主要是古人实在是太懒,为了少刻几个字,就用最简洁的话语来说明一个艰涩的问题,这让云琅吃尽了苦头,还每每被平叟耻笑。

    读书是云琅打发时间唯一的消遣,如果再有,那就是吃了。

    至于钱财,云琅并不是很看重,如果不是为了买地,跟准备好将来的赎罪钱。

    他觉得这个世界里钱财的用处不是很大。

    他做出来的饭菜他觉得是世上最好吃的,他制作的衣衫他穿起来最舒服,至于房子,皇帝的宫殿里如果不是有巨大的取暖铜柱,还不如山洞暖和。

    至于赎罪钱,这个很重要,太史公司马迁就是因为付不起六十万钱的赎罪钱,才被弄的男不男女不女的,屈辱一生。

    如果不是因为心中有《史记》这个执念,他早就自戕身亡了。

    云琅认为自己将来犯罪的可能性很大,被犯罪的可能性也很大。

    如果每一次犯罪或者被犯罪都遭受一次肉刑,云琅觉得自己活到二十岁,身体上但凡是能凸起的部位都会被人家割掉……

    左传的作者左丘明就是被人挖掉了眼睛,没办法了才摸索着在竹简上刻了《左传》,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总之,霍去病就是这么吓唬他的。

    看样子,凡是想要写点历史的人,下场都不太好,齐国史官父子兄弟三人中的两人因为一句“崔杼弑其君”的话被人家斩首了。

    第三个还带着自己九岁的儿子一起来领死,因为太惨,人家才放过了他们父子,但凡那个崔杼的心再硬一点,就那一句话就要死五个人了。

    就这,南方的史官听说这事之后还兼程前来打算等北方的史官家族死绝了,他们好继续跟着死……

    云琅的书没有读多久,可能会去上了一个厕所的卓姬又带着一群人马快速杀到,非要他交代是怎么从卓氏钱柜里捞钱的。

    “我是冤枉的。”

    云琅放下简牍,再一次对围着他转悠了足足一柱香功夫的卓姬道。

    “钱的数目不对,帐房说你拿走了两万四千钱。”

    “账目对吗?”

    卓姬咬牙切齿的道:“账目是对的,平叟也算过了,是对的。”

    “那不就完了?我拿走的是我的钱。”

    “你的钱?”卓姬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尖利起来,昔日的优雅跟高贵全都不见了。

    “你的钱?你哪来的钱?所有进入卓氏钱柜里的钱都应该是卓氏的,里面的每一个钱都是!”

    云琅叹一声对平叟道:“我早就说过,不能让女人看到钱,一旦看到了,是不是她的她都会想要。”

    平叟撇嘴道:“我也很好奇,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说说……”

    云琅再次叹口气道:“这是大家不多的生财之道,平公,你真的要我说出来?

    一旦说出来了,我最多退两万四千个钱,您可能要退掉的恐怕就不止这点钱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