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六十二章恐惧的根源(1/3)

    第六十二章恐惧的根源

    肉刑其实就是野蛮帝国的象征之一。

    上位者需要用残酷的刑罚让人们对他产生敬畏感。

    就像学校里面,最强壮的孩子总是用拳头来恫吓同学一样,都是最原始的手段。

    这种方式自从人类结社群居之后就产生了,并且一直在演变,逐渐成为了花式繁多的肉刑。

    一般来说,剥夺别人的生命就是最残酷的手段,那些聪明的掌权者们,唯恐其余人不能接受教育,结束模仿那个罪人的行为,不能产生足够多的物伤其类的奇妙感觉,就尽量的让那个罪人在临死前遭受最恐怖的惩罚。

    结束一个人的生命从来就不是肉刑的最终目的,让所有有畏惧感才是。

    始皇帝以前,王的家臣是不会遭受阉割这项羞辱的,只有需要出入宫禁的奴仆才需要。

    战国时期的权贵们还有相互赠送阉人当礼物的习惯,在那个时候,阉人是当做性伴侣来用的,帮助家里的妇人干粗重的活计,不过是后来开发出来的一种功能。

    一般来说,**可以入车的嫪毐才是真正造成阉人大流行的一个起点。

    这个给了始皇帝莫大羞辱的家伙,让几乎所有的帝王都对自己妃子身边的男子开始有了戒心。

    何愁有?

    他从不担心别人有多余的东西,因为他最拿手的手段就是去掉他认为别人身上长的多余的东西。

    这是一个很干净的人,身上绝对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包括,头发,眉毛,胡须,以及多余的指甲。

    为皇家服务了四十五年,他在皇宫中享有非常高的声望,以至于从文皇帝到现在的皇帝,都对他保持了很大的敬意。

    就因为有这个干净人存在,大汉的皇宫中才没有出现任何的丑闻,也让皇宫外面的人彻底绝了结交皇帝妃子的心思。

    卫青之所以不经常去见自己的姐姐,何愁有绝对是其中一个不可逾越的理由。

    一般来说,爱笑的人人缘都不会太差,唯独何愁有不是,尽管他一向笑的和煦灿烂,他却一个朋友都没有,甚至连一个敢跟他亲近的人都没有。

    几十年来,何愁有从来没有踏出过皇宫一步。

    站在宫门前回头看着诺大的皇宫感慨万千,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重新修缮之后的皇宫外墙。

    一个小黄门侍立一边,何愁有没有开口说话,他不敢离开,更不敢说一句话,哪怕送何愁有去受降城的军官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依旧不敢出言提醒。

    “你是建元三年进的蚕室吧?”何愁有终于注意到了这个小黄门。

    “回老祖宗的话,是建元三年进的宫。”

    何愁有看看小黄门的纱冠点点头道:“还不错,这么些年下来已经有资格戴乌纱冠了,应该是一个勤快的年轻人。”

    小黄门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人老了,就会讨人嫌,陛下也嫌弃我这条老狗了,就把我打发的远远地,眼不见为净啊。

    也好,去别处看看也好!”

    说完,就解下头上的乌纱冠,摩挲一下锃光发亮的脑袋,笑呵呵的把乌纱冠递给了小黄门,然后就上了马车,此去受降城两千余里,宦官的身份还是不要暴露为好。

    何愁有在皇宫大门前停留的时间不算太短,因此,这一幕就落在很多有心人的眼中,尤其是何愁有那颗明光锃亮的脑袋,想让人忽视都不可能。

    长平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