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三十四章纨绔的战争(1/3)

    第三十四章纨绔的战争

    不论是苏稚的个人突破,还是司马迁演绎出来的唯美爱情,都不能减少哪怕一丝丝战场带来的压迫感。

    当谢长川的军帐已经搬到桥头堡对面的时候,云琅觉得到了造船的时候了。

    瞎子河不算很大,却也不算小,尤其是夏日的时候雨水多,高山冰雪融化的速度加快,让瞎子河整整变大了一半。

    两个月前,铁索桥的桥面距离河面还有一丈多高,现在,不足六尺。

    即便是当初用巨石砌造的平台,现在也有一半没在水中,只是,瞎子河跟以往一样清澈。

    匈奴人试过乘坐木排顺流而下攻击铁索桥,却被守卫在桥上的弩兵给射杀的干干净净。

    即便是匈奴人在木排上放火,这样的杀伤力对于铁索桥来说也没有多少作用,他们连铁索桥上湿漉漉的木板都烧不坏。

    经过这样的两次战争之后,云琅又收获了几十个木排,现在,这些木排都被整整齐齐的排在岸边,一旦有事,云琅就能让不下乘坐这样的木排顺流而下,迅速远遁。

    取胜是霍去病的事情,至于逃跑,则是云琅的事情,骑都尉军官的分工就是这样的。

    白登山那边的战况不是很好,尤其是身为游骑的北大营骠骑军,在昨日一战几乎战损过半,不得已退出平原,回到了山上,从此,汉军面对匈奴人完全处在守势,再无进击的可能。

    以前的时候,云琅可能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就该有英雄站出来马踏敌军连营,在绝望中杀出一条道路,从而扭转占据,将别人的失败定性为英雄的胜利与荣光。

    现在他不这样看,桥头堡外面就是匈奴人的营寨,每晚都能听到胡笳声,每晚都能听到敌军的号角声,如果站在城头上,甚至能看到匈奴人肆无忌惮的在两军阵前撒尿……大便的也不少……

    匈奴人的营寨松松垮垮的,没有一点章法,东一簇西一簇的如同散兵游勇。

    可是,即便是胆大如霍去病也没有偷偷打开城关去偷袭匈奴人的想法。

    云琅倒是有,他跟曹襄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在半夜的时候,云琅命军卒敲响了战鼓……

    然后,他们就看到刚刚似乎还在呼呼大睡的匈奴人,在几个呼吸间,就已经骑在战马上了,半柱香过后,一个完整的军阵就已经竖立在桥头堡前面。

    整军的速度,比大汉还要快一些,毕竟,这些混蛋是跟战马睡在一起的。

    偷袭不成敌军,调配一下敌军还是可行的,于是,骑都尉的军卒,只要到了晚上,没事干就会敲鼓……

    有好几次,甚至象征性的打开了城门,派了一点人冲了出去,发现,匈奴人已经严阵以待了,只好再回来,反正没有跑出弩箭的保护范围,他们都是安全的。

    如此五天之后,被折腾的精疲力竭的匈奴人终于离开了桥头堡城下,将诺大的军阵向后退缩了五里之遥。

    有些将领觉得这法子不错,就跟着学了一下,结果不太好,被惊醒的匈奴人怒不可遏,居然趁势不计伤亡的夺取了白登山上的两道关口。

    那些将校忘记了,骑都尉是站在城墙里面敲的鼓,他们是站在高处敲的……面前并没有一个稳固的依托。

    骑都尉并没有放过那些退走的匈奴人,然后就有小股的骑兵带着锣鼓离开桥头堡去骚扰匈奴人。

    小股的军队不值得匈奴人大举出动,于是,匈奴人也派出来了小股军队防范汉军偷袭。

    小股军队对付小股军队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