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十八章恶战(1/3)

    第十八章恶战

    横着盘旋的飞斧斩向敌军,将匈奴人刚刚整备了一半的军阵再一次击散。

    尤其是身披铁甲的匈奴更是飞斧重点招呼的对象。

    一轮短矛,一轮飞斧,已经打得匈奴人溃不成军。

    这就是云琅给骑都尉量身定制的作战方式,只要是能用武器解决的敌人就不要用肉搏的方式。

    虽然在大汉这个时代,一柄武器的价值可能超过人命,云琅依旧秉承人命优先于武器这个理念。

    看来这个做法是正确的,还没有真正接阵,匈奴人就已经死伤惨重。

    乌骓马昂嘶一声越过一匹倒地的战马,霍去病向前探出的长枪轻轻地摇摆一下,长枪两边锋利的枪刃就割开了正面匈奴人的脖子。

    匈奴骑兵抛弃了武器绝望的捂着飙血的脖子,然后就栽倒马下。

    杀的性起的霍去病伸手解开了挂在肩上的空枪袋,袋像是断了线地风筝向后飘去。

    胯下战马却加速向前狂飙,闪电般朝着敌人最密集地地方冲去。

    他身后紧跟着五百名同样的勇士,在他冲锋之时,也加快了马速,这支气势如虹地队伍,直闯入迎面而来的敌军之中。

    霍去病手中的战矛,再一次扬起,这一次,长矛的尖刺重重的轰击在匈奴骑兵的胸口,长矛钻进了身体,却牢牢地卡在那个匈奴人的肋骨上。

    他松开枪杆,如果再不松开,枪尾就会撞击在他的身上,乌骓马咆哮一声,继续加速,霍去病轻轻地拨弄一下枪杆,让枪杆横在他的胸前,用蛮力硬生生的将枪杆推向前方,他的身畔顿时爆起一片血雨,那个中枪的匈奴骑兵居然被他的长枪从中间撕开。

    或许是接受了血雨的沐浴,霍去病的眼中已经有了疯狂之色,倒拖着长枪随手挂在得胜钩上,松开握着缰绳的左手,顺势抽出腰间的长刀,转了一个半圆之后就重重的劈向前方出现的人影。

    云氏钢刀所向无敌,这句昔日兄弟们的戏言,如今在战场上得到了印证,这种厚背砍山刀最适合战场拼杀,所到之处,折断了无数枪矛,即便是匈奴人的皮盾,在砍山刀的锋刃下也分崩离析。

    眼看着霍去病在敌人军阵里狂飙,云琅看的咂舌不已,以前在上林苑对霍去病武功的概念依旧停在被他一拳打爆鼻子的状态,现在看起来,日后需要小心一下这个家伙。

    曹襄看的热血沸腾,不由自主的手舞足蹈,学着霍去病在军阵中的模样伸手踢腿,云琅已经被他无意中踢了两脚。

    四尺长的砍山刀在敌群中肆虐,即便是镶满铁刺的木制狼牙棒也经不起砍山刀一击之威。

    正对着他的敌军,在遇到霍去病之后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此刻霍去病双目充血,就像是红眼怪兽。在他身上再也看不出半点英俊容貌和儒雅之态,剩下的只有狂野、凶狠、冷酷。

    迎面而来的匈奴人,没有想到汉军会冲锋的如此果决。顷刻间就像被洪水冲垮的墙屋,轰然倒塌。断气的和没有断气的,在这群人马的铁蹄之下,都变成了一团肉糜,只留下了一条血路。

    匈奴人开始慌乱,左右闪避这群凶神恶煞,争相匍匐着逃命。

    李敢死命的追赶霍去病,不断地高呼同伴跟上,无论如何锋矢阵不能乱,这是在乱军中最能体现骑兵威力降低自己伤亡的阵势。

    雄壮的乌骓马撞翻了一匹战马之后继续突进,四蹄灵敏的在马尸堆里踩踏,霍去病安坐如山,似乎与战马结成一体,快速的在军阵中穿梭。

    一人一马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