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一零二章家学渊源(1/3)

    第一零二章家学渊源

    直到槛车再次起行,云琅依旧没有从震撼中清醒过来。

    司马迁这三个字对他造成的冲击远远超过了刘彻。

    《史记》这本书对司马迁名望的加成实在是太多了,至少,云琅在离开自己的家,去寻找伟大的时候,他看的最后一本书就是《史记》。

    那本书里记录了大汉族三千年的荣辱兴衰,也奠定了后世人自称华夏五千年文明史的底气。

    槛车继续上路,云琅就倒着坐,他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司马迁,这给司马迁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父亲,那个少年人又在看着我。”司马迁实在是受不了云琅的烁烁贼眼,只好小声对父亲抱怨。

    司马谈看了一眼云琅笑道:“他或许听说过你的名字。”

    司马迁摇头道:“孩儿一向在老家耕读,如果不是父亲此次获罪于天,孩儿也不会来到长安陪伴父亲,如何会有人听说过我的名字呢?”

    司马谈皱皱眉头道:“看那个少年似乎对我们没有敌意,等我们都进了中尉府大牢,问问清楚也就是了。”

    父子俩说话的功夫,一个没了一条臂膀的老汉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直接放在扶着父亲槛车步行的司马迁手里,瓮声瓮气的道:“我家小郎请你们吃的。”

    司马迁很想问问他家小郎为何如此厚爱,那个粗壮的老汉却已经离开了,正在很用心的伺候他家小郎吃梨子。

    布袋里的东西非常的丰盛,不但有风干的鸡,还有一些条状物,不过,闻起来香喷喷的,味道应该不错,最让司马谈欢喜的是,袋子里还有一葫芦酒。

    他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口,非常的满意,这一次喝到的酒,比中午的时候喝到的酒强一百倍。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司马迁低声对父亲嘀咕了一句。

    司马谈笑道:“无妨,你父亲这个太史令能否继续干下去,很难说,即便是能继续干,也是一个清水衙门,无权无势的谁会巴结。

    说到底无非是一些酒肉而已,算不得什么,你呀,自幼读史书,已经读坏了心思。

    早就告诉过你,春秋之后的史书不可多读,读的多了,心思自然会阴暗,满篇的权谋之术,层出不穷的害人勾当,读这样的书只会把人教坏,想要重新归于敦厚那可就难了。”

    司马迁笑道:“耶耶记录了三十年的小记,难道也不算是好事情吗?”

    司马谈大笑一声,脖子虽然被卡在木枷里,人却显得极为豪迈,用手拍着木枷道:“史书一道,说理,说人,说天下,秉笔直书,人杰有瑕疵必说,枭雄有善意必录。

    一部史书,善者因之,其次利导之,其次教诲之,其次整齐之,最下者与之争也。

    我司马氏为史官已经三代矣,犹如站在高坡看江河东流,立于九天观世间风云,不与人争高官厚禄,不与人夺天下资财,守一方瓦砚,执一枝瘦笔,自能附白骥尾翼,而后流芳百世,小子何其愚也。”

    “既然如此,您为何还要孩儿守在公孙弘麾下,出使南方,日日与野人为伴?”

    司马谈笑道:“走,乃是史官重要的看天下的步奏。

    “我仔细检查史书的记裁,考察历史上的事变,发现在一百年之中,五星皆有逆行现象。

    五星在逆行时,往往变得特别明亮。

    日月的蚀食及其向南向北的运行,都有一定的速度和周期,这是星象学所要依据的最基本的依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