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二十八章阴阳家(1/3)

    第二十八章阴阳家

    平叟在棋局上力求美轮美奂,云琅在棋局上力求勇冠三军。

    然后……平叟在棋局上制造的古典主义美感,被一头纵横无敌的野猪拱的七零八落。

    “唉!”平叟丢下手里的棋子长叹一声。

    “博弈围棋怎能如此下手,围而不杀方为上策,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正道,少年人,你的杀伐气太重了,失去了博弈的趣味。”

    云琅得意洋洋的捡拾着平叟被吃掉的一大片棋子,瞅着自己黑棋中间出现的一大片空白满意的道:“博弈,博弈,怎能围而不杀?昔日宋襄公遇楚军不趁人之危,结果一败涂地。

    昔日白起长平对赵用兵,若是围而不杀,哪来强秦日后一统六国之荣耀?

    既然是博弈,自然要寸土必争,寸土不让,如此才能博出一个胜负,博出一个结果。”

    平叟皱眉道:“汝非童仆?”

    云琅惊讶道:“小子乃是缙云氏子弟,良家子之属,如何能是童仆一流?”

    平叟点头道:“看你风度也非童仆,只是你缙云氏远在蔡地,为何你一人出现在上林苑?”

    云琅笑道:“家中管教甚严,小子不喜约束,遂一剑一囊行走天下。”

    平叟哑然失笑道:“呀呀呀,你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难道你不知你如此美少年乃是贼人的膏粱吗?”

    云琅笑道:“路遇三个贼人皆被我为民除害,能走到关中,也多亏三个贼人腰囊丰厚。”

    平叟豁然变色,坐直了身体道:“你斩杀了三个贼人?”

    云琅耸耸肩膀道:“他们要把我买进男风馆,小子自然送他们去地狱。”

    平叟老于世故,看的出来云琅并非作伪,拱手问道:“尊师何人?”

    云琅烦躁的一把拂乱棋子道:“我被人逐出门墙,又被亲族欺我年幼霸占田产,本欲以掌中剑讨还公道,却不忍背负弑亲之名,只好远走他乡,终有一日,我当衣锦还乡羞煞那些目光短浅之辈。”

    云琅寥寥两句,就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悲愤的少年英雄模样,他觉得这样的少年人,只要这些大户人家眼睛不瞎,应该会起招揽的心思吧?

    果然,平叟为云琅愤愤不平几句之后,立刻道:“前路盗匪如麻,你虽自持勇力,到底年幼,这乡野之贼狡计百出,害人手段层出不群,尔只要有一次闪失,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我主卓王孙乃是蜀中大富之家,仁义之名远播天下,你可愿意暂时托庇在我蜀中卓氏,以待他日衣锦还乡?”

    云琅笑道:“我若愿为童仆,也就不会与大将军卫青的外甥做生死之斗,并订下一年之约。

    大丈夫前路崎岖,死则死尔,先生万万不可以贱事羞辱与我。”

    平叟心中一凛,前些时日,就是他负责促成门路让卓姬与长平公主结识,自然是时时刻刻关注大将军卫青府邸的所有动静。

    卫青外甥霍去病与一少年争斗落败愤愤不平之事他岂能不知。

    更加明白那个少年以血鹿为引售卖血参这个聪明的事实。

    而血参这味新药就连长平公主都起了觊觎之心,他如何能不心动?

    “缙云氏乃是高门大族,我主上如何能以贱业轻薄少年英雄?”平叟转瞬间就变成了云琅初见时的那个和蔼老叟。

    云琅还是摇摇头道:“我尝听闻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