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二十五章求不得是一种痛苦(1/3)

    第二十五章求不得是一种痛苦

    “可看到登徒子的模样?”长平掩嘴嗤嗤笑道。

    “登徒子没有看到,却把老虎看了一个清楚,另外,他还留下一面明月君子牌。

    真是世风日下,一个戴着明月君子牌的登徒子把老虎推出来顶缸,自己跑的倒是很快。”

    卓姬说着话,把捡到的那枚玉佩递给了长平,好增加一下同仇敌忾之心,再进行下面的话。

    长平接过玉佩,瞅了一眼噗嗤一声又笑了,把玉佩还给卓姬道:“一块好玉。

    前些时候,有人给美女蒙面,一眼千金却无人问津,到你这里就变成了真的。”

    卓姬苦笑道:“如果《盐铁令》施行,卓姬也只有这样一条路好走了,但愿生意兴隆。”

    长平笑道:“卓王孙富比王侯,即便是没了冶铁祖业,就凭卓王孙治下的万顷良田,百十座山林,难道会没了卓姬一口饭吃吗?

    尝听人言,蜀郡临邛半属皇家,半属卓,富贵三代难道还不满足?”

    卓姬色变,起身盈盈下拜:“请公主可怜卓氏,如今的卓氏多为膏粱子弟,穷其一生只会冶铁,若没了祖业,立时就有饥馑之忧。

    若是能够逃脱倾覆之忧,卓氏愿意唯公主马首是瞻。”

    长平叹息一声道:“卓姬,你怎么还不明白,我大汉自开国以来,就与民休息,轻徭薄赋,开关梁,驰山泽之禁,以富百姓。

    尔殷实之家,一家聚众或至千余人,大抵尽收放流人民也。

    远去多里,弃坟墓,依倚大家,聚深山穷泽之中,或伐木,或采金铁,或东海煮盐。

    区区百年就聚集财货无数,而更为可虑者乃是尔等门下成千上万童仆之属。

    稍有风吹草动,就啸聚山林,对抗朝廷,视王法如无物。

    仅仅昨年,就有山仆作乱一十九起,这如何能让陛下容忍?

    桑弘羊作《盐铁令》,一为筹北征之资,二来,平国内之祸乱,三为控盐铁为国用。

    如此大政,谁人可以动摇?”

    卓姬哀泣道:“果无卓氏生存之道也。”

    长平淡然一笑,指着帐外的骊山道:“此地之野民外有猎夫捕杀,内有野兽荼蘼,然近十年以来,依旧捕杀不尽,反有愈演愈烈之势。

    有道是钢刀斩草,草犹生,而卓氏富贵百余年,难道连这里的野民都不如吗?

    天下百业只禁盐铁,卓氏就不知通权达变吗?

    有哀告上位者,不如改弦易辙,重头再来,难道你卓氏准备让国朝容忍你们万年吗?”

    卓姬心中叹息,从长平一改平日说话模样,改用奏对之言,就知道事不可为。

    此时的长平是长平公主,而非平日里可以嬉笑言欢的长平。

    多说无益,卓姬黯然告退。

    云琅的心情也不好。

    太宰从晚上开始,浑身滚烫,盖了三层裘皮依旧在梦中喊冷。

    云琅一夜未睡给他换了一夜的冰水布条降温,就连腋下,大腿根部,脚心也没有放过。

    直到太阳初升,太宰的高烧才退去,困倦至极的云琅不由自主的趴在床沿睡着了。

    “水,水……”

    听到太宰的呓语,云琅猛地跳起来,匆匆的倒了一碗淡盐水,给太宰灌了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