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二十章残酷到底(1/3)

    第二十章残酷到底

    第一次试射非常的成功,第二次试射就非常的不好了,一块快两百斤重的石头被投石机丢上了半空,却没有丢远,几乎是笔直的飞上了天空,等上升的力道消失之后,这块巨石就开始往下掉,轰的一声砸在距离投石机不足三尺远的地方,一下子入土半尺有余。

    霍去病吞咽一口口水道:“就不能准一点吗?”

    云琅耸耸肩膀道:“剩下的就要靠操控投石机的人慢慢琢磨了,人跟投石机相互配合,总能找到最好的操控投石机的法子的,东西我已经造出来了,现在就看你能不能把它卖掉了。”

    霍去病皱眉道:‘我还是多试几次,等我能稳定的操控投石机了,再去跟苏将军说。”

    很多时候,云琅都只负责开头,将新事物填补完整丰满是大汉人的工作,云琅不想一次性的把所有事情干完。

    如果大汉人仅仅是知道,会使用,那些新物事,最终人们就会把这种新物事给神话掉,时间再久远一点,新事物就会自然消亡。

    投石机就是战争武器,是专门用来杀人的,相比能赚大钱的投石机,云琅更喜欢那些美味的食物。

    疲惫的甲士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战场,来到云琅的摊子跟前,面无表情的丢下一条死人胳膊,然后就用带血的大手抓起两个肉包子边走边吃。

    死人手臂自然是不值钱的,值钱的是手臂上残破的臂甲,骑都尉的少年们熟练的卸下臂甲,然后把那条手臂远远的丢开。

    投石机虽然厉害,却总还是有漏洞可循的,辖揭也算得上是一个好军官,眼见地面上的进攻受阻,他立刻就在那个残破的前进阵地后面挖掘地道。

    十几条半开放式的地道齐头并进,向城寨延伸,雷被应对挖掘地道攻城的法子也非常的中规中矩。

    那就是在军寨前面,横着挖一条深沟,于是,两方的军卒,在城寨下面,就很自然地相遇了,厮杀也就开始了。

    狭窄的空间里,数百个沾满泥浆的泥人,在齐膝深的泥浆里相互厮杀,云琅很怀疑,他们是如何分辨敌我的。

    厮杀的难解难分,也残酷异常,云琅却感受不到半点热血上头的感觉,因为这样的厮杀是在无数人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

    观看战争,顺便在骑都尉的摊子上买些食物吃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热闹的就像是后世的庙会。

    一声锣响之后,正在厮杀的胡骑缓缓退出战团,顶着密集的箭雨退回坑道。

    今天的雨下的实在是太大了,完全不适合继续战斗。

    一个粗壮的胡骑拖着一具无头尸体来到云琅的摊子跟前,丢下尸体,然后就指指油饼。

    一大摞子油饼放在那个胡骑的手上,手上的泥浆丝毫不影响他吃东西。

    雨水清洗干净了他身上的泥水,也把那具尸体清洗干净了。

    一颗狰狞的人头挂在胡骑的腰上,那颗头颅应该是属于地上这具尸体的。

    按照大汉律,斩首甲士人头,才算是战功,斩杀民夫,仆从军一类的人,是不能计入军功的。

    战场上每一颗甲士的脑袋都是非常值钱的,只要是军人,没人愿意放过。

    想当年,商鞅的兄长如果能斩获一级甲士头颅,他瞎眼的母亲就不至于依旧是奴隶,在严苛的秦法之下,即便是商鞅贵为商君,也无法改变他母亲是奴隶的命运。

    汉承秦制,军法一脉相承,无军功者不得封侯,李广悍勇一生,即便是自刎于战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