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一章愤怒的主父偃(1/3)

    第一章愤怒的主父偃

    元朔二年,“春正月,诏曰:‘梁王、城阳王亲慈同生,愿以邑分弟,其许之。诸侯王请与子弟邑者,朕将亲览,使有列位焉。”

    ——此为推恩令!

    主父偃站在高堤上,俯视脚下的大片荒原。

    准确的说,这片荒原也不算是荒原,就在高堤下,农人已经开始劳作。

    初春的太阳虽然算不得毒辣,却也让人非常的不舒服,尤其是今日,直射的阳光,让久居密室贪恋阳光的主父偃也觉得不是那么愉快。

    农田里的农夫一个个戴着大大的草帽,耕牛在前面缓缓而行,在它们身后,一架耕犁轻松地破开松软的土壤,将黝黑的田土暴露在阳光之下。

    主父偃对这种耕犁一点都不陌生,就是他利用大司农衙门将这种叫做元朔犁的耕犁传播到整个关中。

    一头牛,一个人已经犁完了高堤下的田野,农夫掀开草帽擦试一把汗水,就取过挂在耕犁上的水葫芦,往一个竹杯里倒了一些水,痛快的喝了起来。

    主父偃这才看清楚,这个身材矮小的农夫,竟然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郎。

    少年郎与主父偃见惯了的农夫有很大的不同,这孩子虽然在干农活,身上的衣衫却整整齐齐,即便是喝水,也大有法度,而不是跟野蛮人一般捧起水洼里的雪水狂饮。

    毛孩见高堤上站立的那位郎君走了下来,就拱手道:“郎君可是迷路了?

    此地就是云氏庄园,向北一里地就是长门宫,向西走过那片树林,您就能看到大道,渭水也在那边。”

    主父偃楞了一下,拱手还礼道:“某家非是迷路,只是见小郎君耕田,心有所感,因此前来问候一声。”

    毛孩笑道:“如果您见到每一个农夫都这样多礼,今日恐怕没有时间回家了。”

    主父偃拍着依旧立在田地里的元朔犁,又看看拉犁的肥硕耕牛叹息道:“汝家已是上户人家了吧?”

    毛孩大笑道:“我家家主说了,我家现在依旧是贫户,刚刚有一件衣衫遮住屁股,刚刚有一口稀粥哄饱肚皮。

    云家一定要坚持一百年不变的方针,坚持认为自己是贫户五十年,五十年之后再看看云家能不能变成中户,至于上户,我家家主以为,他此生无望!”

    主父偃淡淡的扫视了毛孩一眼道:“有牛,有田,耕犁已经是上户之家了,你家主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一些,敢低报户籍,就不怕王法森严吗?”

    毛孩不屑地道:“听说大汉国如今执行的乃是一个叫做主父偃的人指定的户籍分户策。

    如果按照他的解释,我云氏自然是上户,无非是每年多缴纳几个钱的赋税而已,你去官府打听一下,云氏何曾少过那几个钱。

    我家主人说,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那个叫做主父偃的人也就登上了一个土坷垃,就制定了这种可笑的户籍分户策略,也就仅此而已罢了。”

    主父偃不怒反笑,捋着胡须笑道:“却不知你家主人是如何分辨上中下三户的?”

    毛孩大笑一声,觉得这人似乎是一个傻子,跟他说主人的高论无异于对牛弹琴。

    想到这里。就费力的将耕犁装在一个两轮小车里,吆喝一声耕牛,耕牛就拖着两轮小车,去了下一片土地。

    主人说过,不跟傻子说道,不跟军人讲理,有这功夫还不如多耕一块田地是正经。

    “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