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一六五章莽夫(1/3)

    第一六五章莽夫(敬请关注微信号——)孑与不2)

    从军,是一个苦差事,云琅有吃苦的思想准备。

    在这个法律还处在野蛮状态的时代里,黑店,强盗多如牛毛,个人的武力高强与否还是非常重要的。

    游走天下的读书人,不会击剑,不会骑马,没有过人的胆识是不成的。

    太宰的身体埋葬在了始皇陵,云琅就觉得自己跟大秦的关系已经划上了句号。

    反汉复秦这样的大事,无论如何也不该是他的责任。

    这个世界很精彩,他还没有看够……

    骑在马上的两个人都没什么说话的兴趣,好在云琅的游春马对回家的路很熟悉,晃晃悠悠的带着他们回家。

    老虎蹲在一个高高的山坡上,看见云琅回来了,从山坡上扑了下来,云琅的坐骑跟曹襄的宝马,都不安地停下脚步,也不敢跑,跑了之后被老虎追上后果更严重。

    曹襄不安地对云琅道:“你家的老虎喜欢蹲马屁股上这是从哪来的习惯?”

    云琅懒懒的道:“反正不是跟我学的,你要是不想让老虎蹲在你的马屁股上,就给它弄一匹马吧。”

    曹襄两只胳膊抬不起来,只好用脑袋顶顶老虎的下巴道:“你能不能下去,你太重了,我的宝马可驮不动我们两个。”

    老虎对曹襄的话自然是置若罔闻的,继续蹲在马屁股上巡视他的领地。

    当两人重新躺在温泉水渠里的时候,谁都不想说话,一天的操演,已经把他们不多的精力完全消耗光了。

    “阿琅,谢谢你……”曹襄冷不丁的说出一句感谢话。

    “应该的,我有我的目的,不是专门陪你吃苦。”

    “我知道,你做事目标永远都非常的明确,我知道你这么干一定有你的道理,我还是想说谢谢你,至少,我才是你参与操演的始因。”

    云琅小心地把身体往外挪了一点,这家伙总想靠近他。

    最后一排南飞的大雁走了,骊山就开始落霜了,云琅总是吹不好笛子,曹襄这家伙却对长萧非常的擅长,在羽林军寨一曲《夜月》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

    天太冷,公孙敖没办法遛鸟了,所以,他今天也穿的整整齐齐的。

    霍去病的箭法高超,即便是在黑暗的环境下,也能将羽箭一支支的钉在几乎不可见的箭垛上。

    李敢的箭法也好,只是四担的巨弓让他不能连续射击,可是他射出的每一支箭都带着摄人心魄的尖啸。

    公孙敖随手丢出酒碗,一支羽箭就击碎了酒碗,碎陶片字乱飞,每次,曹襄都要怒视公孙敖一眼,这混蛋根本就是故意的。

    长门宫卫们完成了操演,被淘汰的只有四人,不是这四人不能完成操演,而是这四人根本就无心参与操演。

    曹襄解除了他们的军职,这四人痛哭流涕,却感念曹襄的仁慈,大礼叩拜之后就离开了军营,开始自己平民的生活。

    不论是曹襄,还是云琅都没有问他们为什么会心不在焉,就算他们有天大的理由,军营里也不能留他们继续瞎混。

    军队终究是要上阵的,心无旁骛才是一个好的战士,牵挂太多,会伤害到别的将士。

    当酒碗的残渣再一次掉在脑袋上,曹襄怒道:“公孙敖,你要干什么?”

    公孙敖又将一个酒碗丢上半空,冷冷的道:“我看到两个乱滚带爬才通过操演的混账,马上就要统带七百六十二个好汉,耶耶心中有气,不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