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一五四章英雄易老红颜难久(1/3)

    第一五四章英雄易老红颜难久(敬请关注微信号——孑与不2)

    霍去病拍拍脑袋道:“每人准备跟你辩论,听我们说你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云琅就想见见你,他正在弄一个叫做指南针的东西,想让你也看看,最后确定一下这东西的可靠性。

    毕竟,这东西是给大军指明方向用的,有了偏差就很危险,找一些智慧超绝之人,一起来参研一下,最后为这个东西做一个肯定。”

    东方朔迷惑的看着云琅,霍去病。曹襄以及李敢,他觉得这四个人像纨绔多过像才学之士。

    曹襄接着道:“你没看云琅的拜帖吧?人家拜帖上面写的很清楚。”

    东方朔面红耳赤的从怀里取出那枚竹片拜帖,惭愧的拱手道:“云郎写的信笺被平姬丢进火塘里去了,东方朔惭愧无地!”

    云琅笑着接过东方朔手里的拜帖道:“小事尔,不足挂齿,指南针多有借助先生之处,还请先生莫要推诿。”

    东方朔直起身,见对面的四人全部都笑吟吟的,似乎没有嘲笑他的意思,忍不住叹口气道:“东方朔参与的宴饮多矣,人人以为某家乃是弄臣,今日上门听诸位语气不善,又以老虎为引子羞辱某家,还以为……”

    云琅笑着摆手道:“先生一代奇人,所行所为更是天性烂漫,我等哪里会有嘲弄之心,而老虎确实是云氏家人,云某以兄长视之。

    与先生生平相同,先生乃是兄嫂抚养长大,云某落难之时,却是蒙老虎日日銜食,方能活到今日。”

    东方朔慨然起身面对老虎重重一揖:“不知虎兄高义,东方朔知罪了。”

    霍去病大笑道:“现在好了,既然解开了误会,我们正好纵论天下大事。”

    云琅的身体依旧虚弱,只能靠在锦榻上听东方朔侃侃而谈。

    这是一个很喜欢说话的男子,他尤其喜欢用诙谐地语言来说一件庄严的事情,他觉得这样的谈话方式非常的轻松,有助于人与人之间的沟通。

    很多时候,在谈话的时候应该是有限制的,畅所欲言永远都只是一种最理想的生活状态。

    这个世界是由人来构成的,每一个人的想法就不尽相同,想要满足任何人,你的谈话就只能剩下天气很好一类的废话。

    有这种说话习惯的名人还有一位,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庄子。

    用卑微的故事来阐述一个伟大的道理,庄子在这方面做得非常成功。

    云琅尤其喜欢他的《逍遥游》____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

    那是一种何等的自由啊.

    巨鲸在大海上掀波鼓浪,大鹏在天空振翅就是三千里,生物以气息想吹,蕴满了生气……

    然而,万里纵横终究还是要落地,落在了地上,就只能服从自然法则,想要突破,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伊尹之于商汤,吕望之于周文王,他们心合意同,谋无不成,计无不从。

    君臣深念远虑,引义以正其身,推恩以广其下,本仁祖义,褒有德,禄贤能,帝业由是而昌。

    上不变天性,下不夺人伦,则天地和洽,远方怀之,故号圣王。

    于是,伊尹、吕望“裂地定封,爵为公侯,传国子孙,名显后世,民到于今称之,以遇汤与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