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一三七章谁是谁的家产?(四更求月票)(1/3)

    第一三七章谁是谁的家产?

    刘邦当年是一个无赖子,他的父亲经常说他不如他的二哥会置办产业,为此刘邦经常以为羞。

    等到刘邦底定天下之后,在一场酒宴上,拉着父亲的手指着窗外的大好江山道:“耶耶当年说我不如二哥会置办家业,不知孩儿现在置办的这番家业如何?”

    刘邦的父亲连连道:“不可比,不可比!”

    就在刘邦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臣子如萧何,张良之辈一起恭贺刘邦,丝毫不觉得皇帝说天下是他家的家产有什么不妥。

    广义的家天下的传说也就从此开始……

    也就是说,阿娇要用云家的房子,云琅必须无条件的给人家腾出来,然后按照公孙敖说的那样,在草稞子,麦草堆里凑合,或者露宿荒野,且不得有怨言。

    因为这天下是皇帝的!

    云琅觉得有些屈辱,曹襄,霍去病,李敢却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莫说云家,皇帝要平阳侯府,或者长平侯府的人立刻把宅子给他腾出来,这两家一样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乖乖的照办。

    刘彻不单是大汉国的皇帝,同时,他也是大汉国的族长,这一点在每年上辛日祭天的时候,表文里面说的非常清楚。

    即便在太宰向始皇帝祝祷的时候,开篇也是——吾族之长……

    帐篷里面非常的热,两大堆蓍草正在冒着浓烟,即便是如此,也驱赶不走如同轰炸机一般侵扰众人的蚊子。

    云琅当然是有蚊帐的……

    然后他的蚊帐里就钻进来了三个几乎赤条条的大汉。

    “蓍草是用来卜卦用的,你拿来熏蚊子是不是有些过分?”曹襄到了任何时候都不忘彰显一下他的臭嘴。

    李敢舒坦的躺在蚊帐里,瞅着蚊帐外面的蚊子舒坦的喘口气道:“能摆脱这些害人精,用一点蓍草算什么!

    阿琅,明日里让你家的仆妇多做一些蚊帐,我阿爷,阿娘,还在家里受苦呢。”

    云琅迷迷糊糊的道:“好吧,这东西其实很简单,只要把麻布织造的稀疏一些就成,如果想要高级一些的,就用纱,算不得什么秘技,告诉你家的仆妇,她们就能做,我家的仆妇我现在没法子调动。”

    霍去病翻了一个身道:“我突然发现我们好像很蠢,既然害怕蚊子,就找个罩子把蚊虫隔绝在外面就是了,这能有多难?为何我们就想不到呢?”

    曹襄一骨碌爬起来,站在蚊帐里大声道:“是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去想,我们一门心思的是在考虑如何能获得军功,获得功劳,如何能把门楣发扬光大,自然就不会考虑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李敢皱眉道:“你看看阿琅,他弄出来的元朔犁,水车,水磨这些东西都很重要啊,不见得比军功差多少。”

    霍去病不耐烦的道:“什么人什么命,我们的命就是拿来上战场争雄的,阿琅的命就是拿来做这些事情的,不能比,也没法子比,我们要是抛弃了自己唯一的长出跟阿琅干一样的事情,来我保证我们一定会一事无成的。”

    云琅不想说话,因为老虎也钻进来了,肥硕的身体有一大半倒在云琅的身上……

    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就是他们明白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知道自己怎么能才获得自己想要的,就这一条,霍去病就要比曹襄跟李敢高明一些。

    云家的清晨总是忙碌的,每一个清晨也是在鸡飞狗跳中开始的。

    厨娘永远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