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繁体版

第一二七章司马迁的漏洞(继续战斗,求月票)(1/3)

    第一二七章司马迁的漏洞

    即便是一座地下城,城墙的结构依旧与咸阳城一般无二,宽大的城头足以跑马,各色装备一样不缺,即便是滚木擂石,渔网,金汁,灰瓶,床弩,也样样不缺。

    只是,看守这些城池的军卒都是陶俑罢了。

    每一具陶俑都有真人大小,至少,身高比云琅还要高一些,只是脸上的笑容变得神秘而阴森。

    云琅一手举着火把,一手不断地单手作揖,嘴里更是念念有词:“诸兄莫怪,小弟叨扰了,放下千斤闸之后就离开……”

    一个陶俑的脑袋忽然掉了下来,居然没有摔碎,就在云琅的脚下骨碌碌的乱转,借着火把的光芒不断地变换着笑脸,就差发出笑声来了。

    云琅浑身的汗毛直竖,僵立了很久,太宰焦急地在外面喊道:“你有没有事啊?如果没有就跟我说话,或者发出声音,让我知道你没事。”

    “我没事——”云琅鼓足了勇气大声喊了出来。

    说起来,他对始皇陵的记忆来自于《史记》,以前的时候,云琅对于《史记》上的记载是笃信不移的。

    自从来到骊山之后,他对《史记》上的记载就多了很多的疑问。

    《史记》原记关于秦始皇陵:“行从直道至咸阳,发丧。

    太子胡亥袭位,为二世皇帝。九月,葬始皇郦山。

    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馀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

    令匠作机弩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

    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

    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二世曰:“先帝后宫非有子者,出焉不宜。”

    皆令从死,死者甚众。葬既已下,或言工匠为机,臧皆知之,臧重即泄。

    大事毕,已臧,闭中羡,下外羡门,尽闭工匠臧者,无复出者。树草木以象山。”

    这一段的解说问题很大,疑问很多。

    司马迁现在不过是一个二十四岁的小伙子,是史官司马谈之子,如今正在协助父亲整理史料。

    这事云琅早就问过霍去病跟曹襄了,他们两人都只说司马迁此人好读书,除此之外再无名声。

    云琅很想知道,我想知道司马迁是如何知道皇陵内部的情况的?

    难道他进过皇陵?

    这完全没有可能,太宰一族已经守护这里快百年了,没发现司马迁进去过。

    既然如此,他是如何知道始皇陵里面的状况的?

    如果他都能知道始皇陵在什么地方,以项羽,刘邦的能力,不可能放过装满财货的始皇陵的。

    如果说司马迁是根据史书记载来描述的,云琅想问下他根据的是那本史书?

    哪本史书可能会记载这么敏感的事情?

    他是根据什么来写大秦历史的?难道全是道听途说?

    《史记·项羽本纪》记载是:“项羽引兵西屠咸阳,杀秦降王子婴;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收其货宝妇女,而东。”

    难道大火烧了三个月,还能给你留下点什么东西?

    云琅很想问问是什么样的大火能烧三月不灭?

    据记载火烧咸阳是在秋季,难道三个月就不曾下过一点雨?

    任其烧三个月?

    除非项羽隔上几天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